言わぬが花。

这是十六岁的我写的东西。

我真的老了。


你不要再睡了,好不好?

好。

老实说口试听译练习这玩意儿几乎难得使我脱发,当然不是说它简单我的头发就不掉了。

我拥有的是好像是一种碎片式联想图像记忆法,以前做各种听力的时候我就发觉了。就是说我根本get不了完整内容,通常靠散落的点与点连线之后开始瞎几把编,之所以看起来复述能力牛逼完全是因为站起来之后,我的大脑占领了智商的高地于是转得飞快,再加上一点同理心罢了。——同理心真是个好东西,在我知道它的升级版元认知能力之前,我有段时间一直觉得它排在“我所能够拥有的十大必杀技”排行榜第一的位置。

——扯远了。keyword要是顺利出来了那还好办,但通常由于我的强迫症癖好导致我一个词没听出来就心态飞快崩溃——万物皆keyword....

沙雕头像。

蠢语生贺。

对,就是废物_(:з」∠)_。

真实概念绳结了。

你没有失去我,

你只是拥有了一个全新的我。

我很焦虑,

我的焦虑,是机会放在面前,内心却在祈祷让它流产了的好的焦虑。

不知自己是不是蝶,所以索性躲在茧里。

请求您赐予我勇气。


©サミダレ | Powered by LOFTER
1     /     18